“養狼計劃”+“亞洲聯賽理念”日本足球的眼光遠超中韓

0

還記得在剛過去的亞青賽上擊敗中國國青的塔基斯克斯坦隊嗎?他們的國少隊在更早之前的U16亞少賽上更是奪得了亞軍。我們在研究這個神秘之旅突然崛起的過程中,卻意外發現了另外一個更加可怕的對手。

由于國內經濟狀況不佳,亞博vip網頁版首頁塔吉克斯坦在從蘇聯獨立后很久也沒能建立起完善的國內聯賽體系。一段時間之內,甚至連各梯隊成建制的青年聯賽都沒有。之后雖然陸續建立起了賽會制的青年比賽,但聯賽計劃遲遲沒有落地完成。

然后,幕后黑手主角日本出現了,在2017年塔吉克斯坦完善U15年齡段比賽,將賽制改為主客場之后,幕后黑手主角決定幫一把這個足球上的神秘國度。日本足協向塔吉克斯坦贊助了大批的訓練、比賽裝備,幫助塔吉克順利完成了U18聯賽的建設。

雖然日本足協并未對外公布過這項贊助計劃的目的,但是從邏輯來說,這是完全講得通的。

在U16亞青賽決賽中讓日本陷入苦戰的塔吉克U16,其實是以國內俱樂部梯隊為班底打造的球隊(這點和中國低年齡段青年隊類似),隊中18人來自國內的帕米爾火車頭,只是在個別位置上補充了5名球員就組隊參賽了。

得益于前蘇聯時期打下的良好足球基礎,這支塔吉克斯坦一路過關斬將殺進決賽取得亞軍,也獲得了秘魯世青賽的資格。也許日本足協正是看到了這個國家的足球潛質,才決定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建立自己的青年聯賽體系。

就在我們還在為打造足球強國而四處發力的時候,日本已經意識到自己發展遇到的瓶頸——如果亞洲的整體足球環境得不到改善,即使球隊常年在亞洲稱霸、四處輸送海外球員,要達成世界杯冠軍夢想也是遙不可及的。

當然以上的這些都是猜測,但日本足協在自己強大的同時,也確實在不斷向亞洲各個足球弱國輸送自己的足球血液。

除了幫助塔吉克建立青年聯賽,日本還與關島足協合作,幫助對方建立起了一個國家級足球訓練學校,為國家隊選拔人才;在輸送球員的同時,日本還開始向亞洲各個國家輸送足球教練人才,前FC岐埠主帥行徳浩二前往尼泊爾擔任國家隊主帥,并利用自己的人脈幫助國家隊多次在日本尋找足球拉練的機會;當然還有前段時間登上新聞頭條的本田圭佑,由于球員時代的成功經歷,可能日本足協對本田的未來規劃會更加有野心一些。

除了輸出足球人才和官方贊助,日本足協還從聯賽入手,希望打造一個更加強大的亞洲聯賽體系。

日本人首先看中的是亞洲最高水平的俱樂部賽事——亞冠聯賽。由于大家都懂得的原因,亞冠聯賽一直以來都采用東西亞分區的賽制。日本足協運用了高超的外交手段,將西亞足球的重要角色沙特拉攏到一起,在年初向亞足聯提交了亞冠改制+擴大外援名額的構想。雖然現在看來這個提議被暫時擱置,但是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就會看到亞冠上東西亞足球壁壘被打破的時刻。

和沙特足協目光短淺、急功近利、花式作死的做法不同,日本足協的改制是在長遠規劃和實際情況都已經齊備的情況下進行的。

日本聯賽無疑是亞洲目前最規范的聯賽沒有之一,但日本足球在現有亞洲環境下,球隊和球員已經越來越接近可能的上限值。香川真司、本田圭佑這樣的球員在歐洲發展都受到一些限制,這些限制不是源自球員的個人能力,而是源自“亞洲球員”的身份標簽,就如科特迪瓦在同時擁有德羅巴和亞亞·圖雷這樣級別的球員下,也無法在世界杯上有所突破一樣,因為歐洲足球強國有大批跟他們同級別的球員,而且那些球員分布在球隊的前中后三條線上。對于一個身處主流聯賽環境之外的國家,能同時在各條線上都出現世界級別球員的概率,就跟中彩票差不多了。

而俱樂部層面的表現更是體現了日本足球發展的瓶頸,鹿島鹿角世俱杯上把皇馬比如絕境,但是對手依然依靠超人級球員的發揮最終拿下了比賽,團隊足球的上限,大概也就該止步于此了。世界杯上對陣比利時,如果給日本一個阿扎爾或者德布勞內級別的球員,最終的結果會怎么樣呢?

無論在個人還是俱樂部層面,日本足球的發展都已經在接近自己的天花板了。而要想更進一步,唯一的出路,就是提升天花板的高度——也就是提高亞洲整體的足球水平了。

日本足球教父川淵三郎提出百年世界杯計劃后第二年,中國國家隊在日本東京2-0完勝對手,但這樣的失利并沒與動搖日本人的信心;中超聯賽開啟金元年代后,日本職業聯賽甚至只能撿中超挑剩下的外援,但這樣的意外變化同樣沒有動搖日本人的信心;連續多年成為世界杯東道主外首支入圍隊但最好成績也只是淘汰賽一輪游,成績上的停步不前也沒有動搖日本人的信心。

為什么日本足球就能如此堅定的排除外界質疑,始終堅持正確的道路呢?一件看似簡單的事情,為什么對于別的國家來說就那么難以做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